再談注冊制:從科創板到創業板,我心始終向明月 | 消費向前看

2020-05-06 13:29:21

改變總是從信念開始,絢爛終生于平凡。

二十多年金融商海起起伏伏,我時常自問,到底是什么令我堅持?它能否幫助千萬的創業者,守住一份事業?

這個塑造了并仍在塑造著我和許多金融從業者的資本市場,何時才能走向真正的公平規范,讓落在發際的白雪值得,讓日復一日的守候終能云開月明?

去年12月,證券法修訂草案確定了科創板注冊制改革的方向,于我這正是晨曦的前夜。而如今疫情當前,創業板注冊制的號角正要吹響,理性與感性交織之下,我將這萬千思緒,訴諸筆端,與大家分享。

2009年,創業板橫空出世,資本市場豎起里程碑;2019年6月13日,科創板開板,中國資本市場開辟了新的試驗田;2019年12月23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四次審議《證券法》修訂草案,推動創業板及主板證券注冊制;2020年3月1日,《新證券法》正式實施,明確提及科創板注冊制試點。

2020年4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三次會議通過創業板試點注冊制方案。證監會當晚即發行配套的制度修訂草案,公開征求市場意見。

這不是一條線性向上的時間線。它曲折迂回,飽含血淚。周期性危機、黑天鵝事件、國際經濟格局沖擊、全球疫情,外部變量從未平靜。

01重新審視發展的第一性問題

劉俏老師在北大的演講中提到,“在人類擁有統計數據以來,還沒有任何國家在完成了工業化進程之后還能保持3%左右的全要素生產率年均增速?!?/p>

從經濟學意義上拆解經濟發展的因子,勞動力、資本要素投入、全要素生產率(技術因素)分別在不同階段、不同層面上對經濟增長施予了重要的影響,只不過在經濟發展的不同階段,這些因子對其的拉動作用不甚相同。

過去的粗放增長時代,借力生產要素的大規模投入,疊加中國在世界范圍內絕無僅有的人口紅利優勢,資源型企業獲得了極大的增長。這種增長同時還受益于制度傾斜,即非均衡市場所有制形態下的資源偏好。這帶來了中國經濟結構性的發展失衡。

未來中國經濟的發展,大概率會從要素的粗放投放走入全要素生產率拉動的時代。換句話說,世界最大流量場的優勢還在,只是發展動力從數量走向了質量。

經濟體本身的內驅力、創造力、反脆弱力,以及逆全球化趨勢中的全局工業體系,都影響著未來十年中國經濟的走向。

這種發展新體系的關鍵來源于哪里呢?

化整為零地說,經濟結構的調整和優化,依然是下一階段經濟發展的第一性問題。從事金融行業二十多年,我始終和中國民營企業家們站在一起。說到他們過去幾十年的發展困境,包括2020年開年這次疫情的種種影響,我的體會太深刻了。

眾所周知,民營企業融資渠道有限,資金成本高企。間接融資模式天然不利好民企,而直接融資的行政審批制度,一言難盡。經營優質的民企在一次次合規、一年年排隊中逐漸耗盡元氣。暢行無阻的是誰呢?——“行業扶持、全局統籌”。

直接和間接的融資通道的堵塞,一方面削弱了民企直面市場的競爭資源,另一方面也讓他們不得不改善經營、內部造血。信貸與貨幣化推升了經濟發展,而最能激發經濟增長活力的民營企業,卻在賽跑一開始就被雙腳綁上了沙袋。

對比中美兩國2019年上半年證券市場市值前十的企業,結構化的問題非常明顯。

圖片來源:加華資本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美國是科技與消費服務為主,而中國仍以資源型、調控型的非市場化企業為主。制度導向幾乎決定了資源配置的方向,也因此大大降低了社會資源配置的效率。

這些大市值的行業和公司,本應是資本市場的頂梁柱。當頂梁柱出現了結構化問題,外觀再宏偉的橋梁也將潰于蟻穴。

這樣的資本市場,該如何為實體經濟造血賦能?實實在在經營的企業家們,信心何來?

02為什么站在市場中心呼喚注冊制?

我是和中國資本市場同步成長起來的一批人。

1990年上交所開鑼鳴市,幾年后我便加入這個行業。盡管中國交易所的資金體量在世界范圍內處在前列,但扣除新股發行、政策扶持等因素影響,中國資本市場在企業直接融資中發揮的作用,實則微乎其微。

指數起起落落,如今也歸于原點。

如何分析這個問題呢?

在我看來,金融市場主體失效的主要原因有二,其一是基礎設施的結構性失衡,二在結構因素所導致的市場主體定位問題。

結構失衡我就不詳談了,我們是一條腿賽跑的選手,資源分配和制度體系上的非公平競爭有其歷史和現實層面的多重原因。樂觀來看,一條腿我們還能跑成世界老二,要是沙袋真能丟掉,長期眼光的“Long China”必然是個好策略。

中國仍然是世界經濟勢能的核心策源地、最大能量場。

我想重點談談第二點,這也恰是此次注冊制落地后,可能會部分改善的關鍵問題——結構失衡背景下,監管機構、投資銀行、擬上市企業三大市場主體的角色定位。

在歐美等發達金融市場中,監管機構的作用主要在于功能監管,通過規范企業參與市場的行為,建立公平公正的運營體系。正是在發行股票與市場反應的相互博弈中,企業實現了價值發現。

但中國資本環境下,證監會的功能從行為監管變成了市場干預,審核制令市場供給錯位,從市場需求向實業配置資源的資本市場功能也被削弱。

正因如此,中國的投資銀行體系角色嚴重缺位。大量的窗口指導、上市輔導、合規檢查壓力,使得中介機構在擬上市企業合規事務上耗費太多精力,卻忽略了市場給予他們的使命——為股民、為股市、為社會篩選出優質、可上市、經營良好的公司,利用資本的力量杠桿化好公司的商業價值。

相應地,經營良好的擬上市公司,也將提升經營能力的訴求變成了法律財務的合規改造。長時間的申報審查、上市輔導,審核卡頓,讓資本市場中的信息流動與價格信號發生了嚴重扭曲。三年申報期間,企業穩住了業績增長,但真正上市后卻不得不面對生命周期中的衰退,成長期最大的價值紅利就這樣被錯過了。

03 注冊制新風滌蕩人心,霧霾里仍有光

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的前夜,我創立了加華資本,金融老兵又多添了一個創業者的身份標簽。在這兩個角色間切換,對資本市場的詭譎變化,我更能感受冷暖。

這幾年來,國家陸續出臺了許多激勵全社會創業創新的政策,新三板、科創板都是大刀闊斧實打實的激勵。我看著許多年輕人走上了艱苦創業的道路,也親自陪伴了諸多企業家成長為行業龍頭。

大風大浪見過不少,手上流過的資金少說也有八百億。還有什么問題是我始終難解的結呢?

有的。

這個傾注我二十多年人生時光的行業,似乎離真正的“價值創造”,總差著那么一小步的距離。我想,可能我這一生都無法離開這份事業了。但如果事業的根,扎在一抔失去營養的土壤中,再茁壯的樹苗、再勤奮地澆灌,都無法栽培出一片茂盛的叢林。

2020年開年,疫情肆虐、我意難平。作為第一批站起來呼吁政府托底的業內人士,我的立場不光是個投資人,更是中國社會里最普通的民眾之一。我希望見過周期起伏、路遠馬亡仍不棄遠途的人,最終真能守得云開見月明。

從科創板試點,債券市場試行到創業板草案,注冊制的推行步步深入。疫情、瑞幸、中概股、當當,我們最近聽了太多資本市場的壞消息,是時候來一劑強心針了。這次注冊制快速推廣至創業板,會給資本市場帶來哪些影響呢?

互聯網公開資料,來源請見圖片水印

首先,金融市場會直接受益,底層基礎設施的優化會帶來資本市場供求關系、交易結構的逐步平衡。

基礎設施太重要了。我在許多場合都談到過中國經濟新舊動能轉換的方向性問題,一是科技創新,二是消費服務。其中,科技創新呼吁更多的資金資源支持,而消費服務則需要更加充分競爭的市場環境。

同時,推行注冊制更要關注頂層制度結構和法律體系的匹配。信息披露為主的上市環境下,提升違約成本至關重要,否則某些弄虛作假、欺瞞民眾的企業傷害市場的行為將難以遏制。

此外,中國創投機構發展走入3.0時代,一二級市場利潤空間收窄后,真正懂行業、懂產業、深耕價值的投資機構會成為價值收獲者。

幾十載背光播種、韜光養晦,如今優質資本與實業在更加健康的制度體系下,相互促進,也在創新創新、技術迭代、消費服務、企業家精神、商業文明等諸多層面,同頻共振。

這是我們樂于看到的局面。

投資人與創業者,都需要來自主流社會更多的價值認同和身份認可,這對于中國經濟的長久穩定乃至社會進步,都是非常重要的。

注冊制的步步落實后,此前說的主體角色錯位也將會有顯著的改善。這是制度體系和基礎設施變化雙向激發的結果。

投資銀行專注于價值判斷,為社會找到真正值得資本青睞的好公司;監管機構回歸行為監管,通過信息披露、規范治理等方式穩定市場供需關系;優質的企業則能夠專注經營,不必為合規改造、發行審核等焦頭爛額。

浪潮中裸泳的投資機構,也會逐漸被海浪擊退,守正出奇的資本將贏得更多的信賴。

中國資本市場的改革紅利,會吸引外資重新衡量A股的全球資產配置價值,對沖近期國際市場對于中國上市公司財務真實性的疑慮,以最快速度恢復國際資本環境對中國公司的信心。

在國內經濟轉型升級期,特別是降低疫情對經濟負面影響的背景下,創業板注冊制改革也會推動更多優質企業登陸資本市場,提升資本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在這種動態變化中,資本市場逐步實現供需平衡,公平公正的市場環境自發而成。

往小了說,這有利于對沖由于瑞幸事件引發的“中國公司經營質量集體遭質疑”的負面影響;往大了說,這更是我們依托健康規范的資本市場,進一步融合于全球金融體系的有利嘗試。

恒產者有恒心,企業家都期待著公平公平的競爭環境。作為胸懷使命感的投資機構,加華資本應當發聲,呼吁重構公正普惠的資本市場秩序,保持供需兩端資源勢能的充分釋放,在博弈中實現平衡,在市場中發現、傳遞、創造價值。

中國金融市場底層制度的不斷完善,不僅讓中國經濟活水流動,更能調動全社會創新創業的積極性,它所產生社會效益之大,遠勝于其對金融市場的初始功效。

建立現代化的國家治理體系,在公平的市場秩序中建立全新的商業文明,我們有能力做到。我也相信,這一切會以注冊制的層層深入為開端,成為未來巡航之標。

每個個體都是社會的組成顆粒之一,我們都渴望“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能量感召,渴望在中國這座宏大的夢想舞臺上演更多的奇跡。而奇跡是什么呢?

奇跡本生于平凡。

總有人在平凡中堅持、蛻變、創造,實現旁人難以達到的境界超脫,他們一生所能,都在為“人生價值”二字深情注解。

當個體都心懷希望地向往美好生活,被賦予追求幸福明天的外部環境與權利,并且都有斗志去成就未來更好的自己時,“人民有信仰,國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將不再是一句空話。

更長遠地說,這一輪的注冊制改革,很有可能將激發更多個體層面的信仰和力量,在金融、經濟、社會乃至哲學意義上,都會釋放其巨大的變革勢能。這能量之珍貴,或許要二十年后的我們,才會真正感受到。

如今機會正噴薄而出,真正有能力、有意愿的人,勢必會在廣闊天地間有所作為。

或許不必二十年之久,或許它就在下一個黎明旭日。

2020年無法重啟,但希望仍在,希望永在。

收藏 分享 舉報

0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九乐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广西快3开奖现场视频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果 分分彩怎么玩 体彩福建31选7 河南泳坛夺金怎么算中奖 怎么炒股新手入门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记录 四川广元股票配资公司 七星彩讨论 湖北体彩11选5推荐号